来宾党史
 
  您现在的位置: 来宾市地方志办公室网站 >> 来宾党史 >> 历史回顾 >> 正文  
 
解放迁江见闻

 

 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18/7/12 8:00:54
 

 

   

 

   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一日,这天晴空万里,微风徐徐。这时正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于十一月二十五日解放柳州后,沿着柳邕公路勇猛地追击南逃的敌军。九时许,在迁江县良塘乡来国村里,有一支由十多人临时组合起来的武装小队,在黄云霞同志(他早已参加了粤桂边纵队第八支队迁江独立大队)率领下向迁江独立大队的集结地(迁江县河里乡洛满村)出发了。那时我虽然年仅十来岁,也参加了这支队伍,是队伍里年纪最小的一个。我拿着一支手枪(当时我从家里拿三支枪,两支步枪,一支手枪,两支步枪都给没枪的同志拿了),走在队伍的中间,雄纠纠气昂昂地向前进发。我一边走,一边仿佛看见在“来国村反击战”中我们村被伪迁江县府的反动军警放火焚烧,洗劫一空的惨状,在这场大火中我家四间房子无一幸存。因此,复仇的怒火在我心中熊熊地燃烧着。不知怎的,那时全身都是力量,走起路来,一点也不觉得困倦。当天下午我们就胜利地到达洛满村了。我记得一起到洛满村的有:黄云昂、彭日明、彭志威、黄云秀、黄云飞,黄炳勋、黄炳南等十多人。

    我们到达洛满村时,独立大队的部分主力已集中到那里,他们三五成群,在村边议论着当前的形势,谈笑风生,有的在奔忙着出发前的准备工作,气氛非常活跃。下午三时左右,在迁江县城方向响起了一阵紧急的枪声,接着是密集的炮声,后来枪炮声连成一片,真是地动山摇啊!顿时,群情振奋,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:  “一定是解放军和国民党兵打起来了!”“我们这回得解放了!”……密集的枪炮声响了两个小时才渐渐地稀疏下来。

    黄昏前,在大队长黄炎隆同志的率领下,几十人的队伍向迁江县城疾驰。我们在距离河里街不远的地方进入柳邕公路时,夜幕已经降临,路上非常平静,天空没月儿,星星在不断地眨眼,大家都默默地前进着,除了部队的脚步声和冬虫的呜声外,一切都是静悄悄的。我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夜路,本来是够累的了,但想到迁江县城的解放,想到即将目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神彩,疲劳早已飞到九宵云外去了。当部队行进到“飞机场”(即现在迁江糖厂附近石灰窑那段公路。抗日战争时期,李宗仁的小飞机曾在这段公路降落过,“飞机场”即因此而得名),即遇到解放军的岗哨,哨兵把子弹上膛,发出了威严地“口令!口令!”的叫声。当时走在队伍前头的张鸿祺同志立即回答:  “我们是迁江游击队!”哨兵说:“你们叫负责人过来联系!”后来黄炎隆和张鸿棋等同志过去和解放军联系。经过磋商,我们的队伍当晚停止前进,就地在公路旁休息。在我们前方的公路上一条火龙正在熊熊地燃烧,山边不时打着冷枪,夹杂着群众的喊叫声,我们心里感到很不平静,然而总算平安地度过了在我生命史上很有意义的一夜。

    十二月二日上午,天朦朦亮,解放大军分几路纵队昂首阔步,浩浩荡荡,如海潮般地朝南宁方向挺进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解放军,一切都觉得很新鲜,很亲切,很感兴趣。我站在路边,目迎目送,总觉得看不够。天亮了,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,我们队伍要到县城里去,我和几位同志被分配在“飞机场”看守被国民党败兵烧毁的百多辆烂汽车和残存的一些物资。这时一批批的俘虏兵,被解放军向柳州方向押送。正前进着的解放军不时问我们:  “到迁江县城还有多远呀?”我们总是耐心地回答:越过小岭坡,再过红水河就是县城了。当他们听了我们的回答后,总是会意地微笑。

    上午八、九点钟,有一个连的围民党军队从塘权村经过榜山头,企图渡过清水河逃到迁江,这些家伙大概是被老百姓打晕了,真不知道天高地厚,面对着我解放大军,他们竟敢在榜山头吹起军号来,大概他们误认为解放大军是他们的部队吧?!解放军一听号声就知道是国民党军队了,指挥员立即组织力量,下达命令,吹响了冲锋号,骑兵似箭离弦,直冲红河边,步兵也紧接着冲上去,到河边后只开了一轮火,他们就举白旗投降了,解放军指挥员命令他们渡过清水河到迁江县城去缴械。由于国民党大势已去,他们自知是日暮途穷,成了“瓮中之鳖”。因此,只好乖乖地到指定的地点去缴械了。隔着两条河竟能指挥敌方到指定地点去缴械,这在战争史上也许是罕见的事吧?I想不到解放战争行将结束的时候,我还有机会目睹这一仗,真是一生的幸事啊!

    榜山头这一仗刚结束,窜来了一架敌机,也许他们已知道自己的陆军败逃时红河浮桥来不及破坏,迁江就解放了,可能为了阻止解放军迅猛地过河追击,所以派来这架飞机,企图炸毁浮桥,但又慑于解放军的地面火力,只高高地盘旋一圈,怆惶地投下两颗炸弹,就逃之夭夭。结果炸弹在离浮桥很远的地方爆炸,仅炸伤一人一马,人民解放军仍然南下,川流不息。

    当天下午,我们接到撤出“飞机场”的命令,到迁江县城待命。从“飞机场”到浮桥头,路旁都是被烧毁的汽车和残存的物资,浮桥两头,被击毙的国民党兵清晰可数,有些人在红河里摸捞敌军败逃时丢下河的枪弹和其他东西,从浮桥头到县城,遍地都是敌军的烂工事、死尸、弹壳、烂麻包等等,真是乌烟瘴气,战斗的痕迹历历在目……这时已是迁江县城解放的第二天了。

我们在县城住了几天,在大队长黄炎隆同志率领下回师良塘,我们回到良塘街时,大队政委韦业莽同志领导大队部分主力已解放了良塘。我在良塘住了二十多天,由于求学心切,约于一九五O年元月即离队回来宾初中读书,从此结束了我在部队的生涯。

 

(作者系原迁江独立大队第一中队一分队战士    黄云瑞)

 
党史录入:huanghc    责任编辑:huanghc 
 
  • 上一个党史: 没有了

  • 下一个党史:
  •  
       
      网友评论(只显示最新5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 
    版权所有:来宾党史网 | 技术支持:来宾党建 | 主办:中共来宾市委党史研究室
    Copyright © 2004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