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宾党史
 
  您现在的位置: 来宾地情网 >> 来宾党史 >> 历史回顾 >> 正文  
 
摧毁设治局活捉李成棣

 

 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18/7/18 8:03:26
 

 

原设在修仁县永宁乡的国民党广西省政府大瑶山没治局,因象县辖的东北乡、东南乡已成为桂中游击区第八团的活动地区,龙华、长垌、平道、滴水、丈二等瑶寨成为了游击队的根据地。设治局局长李成棣为了密切配合国民党对象县地区游击队进行“围剿”,于19499月,把设治局从永宁乡(金秀)搬迁到东北乡和长垌。李成棣在瑶民中大力展开“反共”宣传,丑化共产党的光辉形象,用掳光烧光杀光的残暴手段来镇压瑶民,并实行“五户联保联坐”来控制瑶民的反抗活动,逮捕了“瑶民翻身会”的骨干兰彩辉,及“白面红心”的村长冯国光等,枪杀了民兵骨干陶元辉。激起了瑶民极大的愤怒,瑶民强烈要求严惩魔王李成棣,报仇雪恨,除暴安民。

李成棣,象县寺村红坭村人,曾是国民党警察学校特殊培训的专职警察官,历任宜山县警察局督导员、河池警察局督导员、全州县警察局局长、桂林市警察局督导员等要职。在桂林任职期间,李成棣曾积极配合保安司令部逮捕中共地下党员,是个“反共”老手。因近年来中共地下党在大瑶山内的活动活跃,国民党广西省府于19496月将这个“反共老手”李成棣从桂林调到大瑶山任金秀设治局局长。一是为了对付地下游击队,二是国民党反动派对纵横数百里、青山绿水的大瑶山也十分重视,妄想占领大瑶山来对付中国人民解放军。李成棣又充当国民党反动派准备盘踞大瑶山阵地的马前卒。

在象县,李成棣与象县绅士韦绶承是至亲好友,韦绶承的儿子韦宗昭已接受共产党的洗礼,参加了地下活动,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桂中支队第八团副团长。象县工委领导成员覃显、韦章平布置韦宗昭模仿其父的笔迹、语气,用其父的名字,写了一封中肯的劝降书”给李成棣,劝李成棣识时务,向游击队投诚,立功赎罪。信写好后,由游击战斗员黎升平装扮韦绶承的心腹家丁,把信送到大瑶山的长垌交给李成棣。

英雄虎胆的黎升平送信到长垌之后,立即从瑶族民兵中组织一个精干的武工小组,暗中布防在李成棣的住处周围,秘密监视敌人的动态,夜晚八时许,由李成棣的住房的房主陶永清(地下民兵)白面红心”的村长陶日新先上楼向李成棣报告。

“报告局长:大乐韦绶承老者派人送信进山来给你。”村长陶日新恭敬地说。

“拿来我看。”李成棣坐在办公室里急促地说。

“那人说:韦老先生交代,要他亲手把信交给局长。”

“他们来了几个人?

“是一个人。”

“叫他上来。”李成棣出于他的职业特有的警惕性,马上从腰间扯出一支美式左轮手枪摆在桌面上,并把煤油灯拔得亮亮的。

黎升平奉命上楼,见李成棣威严地坐在太师椅上,两眼鼓鼓地望着黎升平的一举一动。黎升平十足的老农模样,恭恭敬敬地弯腰说:“局长,韦老关心你,特意派人送一封信上山来给你。”随即把信递上。

李成棣拆开信一看,懒洋洋地问:“韦老既然如此关心我,何不上山来与我面叙?”把信搁在桌面,随手把他的左轮手枪从桌面轻轻挪近身边。他的随从保镖李辉刚握着驳壳枪鹤立在他身边,目不转睛地盯着黎升平。

“韦老先生近来身体不好,不能上山,局长你又不便下山去看望他,所以他老人家派我亲自把信送进山来给局长。”黎升平软声软气的说,显出为难的样子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是韦老的什么人?”李成棣锁紧眉头大声喝问。

“我叫李清泉,是韦老的家丁。黎升平镇定随口回答。“我曾经到过韦老家,我怎么没有见过你?李成棣疑心逼问。

“唉!我是做工的,住小房,整天在外面做工,局长,你怎能么能见到我?韦老先生对我讲,解放军已打进广西来了。他决定跟共产党过日子,也希望局长识肘务……

“不。我与共产党是不共戴天,你回去禀告韦老,我希望他也能如此。李成棣未等黎升平说完,马上面有温色随口回答,声音有点颤抖。

劝降未遂,黎升平退出李成棣的办公室下楼,心中暗暗自语:你李成棣敬酒不吃吃罚酒,不把你李成棣打个落花流水誓不罢休。

黎升平进入“虎口”敦促李成棣起义投诚未遂,马上飞奔下山向中共象县工委汇报,经县委工委研究,决定用武力解决李成棣,团长王克冬(韦章平)从八团调集六十余人枪,组成“歼灭李成棣突击队”,队长黎升平,副教导员张斌,配上足够的弹药,由团部参谋长梁平率领,由瑶族民兵兰彩凤带路,星夜从大乐乡翻山越岭,涉水穿林挺进大瑶山的长垌,配合瑶族民兵近百人,从四面八方将设治局重重包围,1949121日拂晓发起总攻,我军居高临下,顷刻之间,密集的枪炮声对准设治局猛攻,轰隆轰隆的榴弹声,吡吡叭叭的步抢声、当当当……的轻机枪声,喊冲喊杀的人声、枪声交织在一起,震荡得地动山摇。同时广播也在四周高喊:“缴枪不杀,优待俘虏……战斗不到一个小时,敌军从营房中升起了白旗,列队出来,60多名的战俘乖乖地缴械投降。计缴获轻机枪四挺、步枪四十三支、驳壳手提枪六支、弹药二十五箱、电话机四部、光洋九佰多元,及其它公用物资一大批。

清点战俘时,唯独不见李成棣。原来,老奸巨滑的李成棣听到我军攻击的枪炮声,立即部署他的保安队长石松及亲信李辉刚负责指挥战斗,自己和李茂芳等几个随从亲信,则偷偷溜进古方村乡长陶道宏家躲藏,向古方村土地庙方向逃窜。被我瑶族民兵及时发现,英勇阻击。李成棣冲不出火力网,转退回古方村,由乡长之子陶景仁带路,从家后门窜出,往村后的山林逃窜,又被我瑶族民兵截击,因森林茂密火力不好发挥,没有击中李成棣。李成棣眼看不能突围了,于是又转缩回古方村,陶景仁把他藏进一个大兰靛桶里,上面盖上破烂棉胎,堆上乱七八糟的脏东西以掩人耳目。狐狸虽狡猾,但终究逃不出猎人的眼睛,李成棣虽作了“狡兔三窟”,但也逃不出人民的天罗地网,逃不出瑶族民兵的搜捕。瑶族民兵最终还是在陶道宏的兰靛桶里把这条大毒蛇——李成棣拉出来了。此时,瑶族民兵的喜悦劲是笔墨难以形容的,李成棣的尴尬像也是笔墨难以形容。当瑶族民兵陶大辉、兰彩风、李正及游击队战士梁玉山等将李成棣押送到队长黎升平面前时,李成棣认出了黎升平就是那夜送信给他的那个自称韦绶承“家丁”的李清泉,马上脱下帽,浑身发抖,垂头丧气,弯腰向黎升平队长鞠躬求饶:“李先生,我后悔莫及了!请留我一条生命!”。

(杨平编辑)

 

原载《象州革命斗争教育读本》

 
党史录入:huanghc    责任编辑:huanghc 
 
  • 上一个党史:

  • 下一个党史:
  •  
       
      网友评论(只显示最新5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 
    版权所有:来宾党史网 | 技术支持:来宾党建 | 主办:中共来宾市委党史研究室
    Copyright © 2004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