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来宾市地方志办公室网站 >> 来宾地情 >> 方志论坛 >> 正文
六巷丰姿斑斓的瑶乡画卷
作者:蓝炳培 文章来源:来宾日报 更新时间:2018/9/6 11:01:58

 

 

 

历经风雨的门头村楼门,见证古寨风云历史。

 

 

  

大凳村一角。

 

 

 

门头村寨门边圆雕的花蓝瑶祖先石像。

 

 

 

 

位于大瑶山脉五指山下的六巷,自古以来便是闻名遐迩的世界级瑶乡。

 

第三纪古洪积层孕育了圣堂山、五指山1969米的高海拔。

 

连绵起伏的大瑶山脉如屏障般将它环抱。

 

地方政府兴建的盘山公路,让世界走进了“世外桃源”。

 

这独特的民族风情和原生地貌赢得了“金秀的瑶族文化研究中心”美名。

 

逾越“天路”青山坳

 

六巷乡位于金秀县城西南部96公里处。全乡5个行政村48个自然屯,总人口5572人。瑶族人口占56%,有花蓝瑶、盘瑶、坳瑶、山子瑶四个支系。六巷乡地处国家自然保护区大瑶山域,乡境紧邻圣堂山,雨量充沛,溪流潺潺,冬无严寒,夏无酷暑,山青、水秀,寨奇、林幽,良好的生态环境、神奇的山水风光宛如“世外桃园”。

 

819日至21日,来宾市文艺家和文艺评论家一行20人赴六巷乡开展“走进大瑶山”采风活动。

 

汽车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疾驶,窄窄的水泥路面双车道呈无数个S形延展在高山崖上。路面之下便是万丈深渊,不期而遇的“#号”石壁,两边是苍劲的高山、茂密的森林,夹着这“天路”,将我们送过了高山脊上的“青山坳”。

 

车窗外满是连绵的群山,一片峰丛林海的绿色世界,美得那么自然。

 

几经辗转,车下山麓,伴随公路延伸的是一条流淌的小河,名叫大屯河,深不过膝,清澈明透的水流伴随进山的公路在狭小的河道拥挤奔流,哗哗作响,在初秋的阳光下透着清凉。有成群的小孩光着屁股在水中尽情戏耍,享受童年快乐时光。

 

九夷子孙进瑶山

 

“金秀无山不有瑶”。众所周知,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个古老而依然美丽逼人的民族,是从苦难的历史深处一路迁徙而来的外来客。据史书记载,他们的祖先是远古东方“九夷”中的一支,住在古代黄河流域下游及长江流域中下游一带,后往湖北、湖南方向迁徒。花蓝瑶是瑶族中的一支,在花蓝瑶民间世代流传的“根柢歌”中唱道:“伏羲造来造青菜,姊妹造行造芝麻,造青菜,青菜撒,造芝麻,芝麻分,青菜撒,在古州……”古州现为贵州省东部的榕江、从江一带。元朝年间,因战乱和民族压迫,无奈举族南迁到广西东南部的大藤峡山区住下。到了明朝,因不满封建王朝的血腥统治,为求生存,举行了持续一百多年、震惊中外的大藤峡瑶农民起义,最后在朝庭重兵围剿下,分两部分退进大瑶山:一部分分开沿六巷河、滴水河、长垌河进山;另一部分辗转平南国安沐陆从王钳尾进山,形成了今天分别聚居六巷乡的六巷、门头、王桑、古卜、大凳村以及长垌乡的龙华、南州村;罗香乡的丈二、六团村等,定居在这远离是非之地,日久他乡即故乡,与土著水乳交融,生生不息。

 

山腰上的小瑶寨

 

大岭是六巷乡的一个行政村,分布在山脚下和山腰上,这里没有花团簇拥的游客,没有噪音,也没有商家,有的只是原始的景色、静谧的村寨以及质朴的花蓝瑶民。傍山而建的村寨,青山环抱,炊烟袅袅,古朴的建筑厚重的质感令人惊羡。

 

我们的食宿被安排在山腰上的寨落,车子要绕个远远的大弯坡才能到达。这是一座古意盎然、美丽玲珑的小寨,除民居外,还设有停车场、客栈、娱乐室、餐厅,锦鱼池、凉亭以及小型山泉游泳池等配套设施,为宁静的山寨平添许多生动与美好。

 

寨边木青蕉翠,绿树成荫。走进瑶寨,走进绿色山林,走进瑶族古老的历史,这片青山流水处处皆风景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

75岁的瑶民盘秋华介绍:许多年前,出山的道路只是泥石小路,只供行人和走马。1996年,村里人和桂林老板商谈以木换路,让他们自行砍伐某片山林,然后负责修建一条从大岭通到青山村委的泥石路,全程13公里。后来的水泥路是在原路的基础上改建的。

 

大岭村民委有个教学点,一到四年级共有8个学生,五年级则要到六巷乡小学就读。旧时村民去赶象州中平街,山高路远,来回要走44公里,凌晨5时,人们就要打着松明火把上路了。而今通了公路,出行方便多了。

 

“烟雨低丘处处蛙,蚂蚗一跳三块田”。这里的瑶民仍在习惯刀耕火种、用人力拉犁、耙田,因为豆腐块状的零碎山地荆丛疯长,只能先砍伐烧掉而后开荒。而山里大多数梯田仅有一米多宽,都是只能种两三行水稻的“带子丘”碎田块,分布在海拔3001000米之间,用牛根本无法转弯,因而耙田只能使用人力代替畜力了。

 

俗话说,有瑶族的地方就有八角,这是当地的主要经济来源,不管多高的树都要爬上去,劳作的艰辛,收获的喜悦,只有瑶民自己才能体会。这两年,因受风雨和气候因素影响,八角开花不结果,枝梢空空。好在除开种植八角外,村民还种植玉米、生姜和旱稻等,这些都是山地作物,旱稻亩产只有一百多公斤,但煮饭软熟,香甜可口。山上的玉米根茎长得比脚拇指还大,即使产量不高,也会给山里人带来更多的希望。瑶民淳朴善良,与世无争,吃山恋山,少有欲望,过着自给自足的简单生活。干净的坡道,宁静的小楼,潺潺的溪流,诠释着自然的真谛。

 

夕阳西下,在黑蓝色的夜幕中,地面一切黯然失色,瑶寨的每家门头屋檐上挂着的灯笼骤然亮起,橘红的灯光照遍山寨的每个角落,就像散落山腰的星光,交织柔美的景色。

 

在山寨中心,有游客在游泳池中戏水,在此留宿的夜晚,让人充满畅快与活力。静静的凉亭之下,有游客低声细语,耳边泉水叮咚,虫鸣蛙鼓,此起彼伏,宛如天籁。

 

隐逸山居大凳村

 

山高红日早,谷深云海阔。清晨早起,开门见山;迎着晨曦霞光,文艺家们驱车驶向盘山路,跨越石平岭后直奔大凳村。

 

大凳村位于圣堂山腰,散落的瑶屋铺满了山凹地带,这里是圣堂山入口处,美丽的连峰直插云天,整座山寨都处在高山的威仪之下。初升的太阳洒在悬崖峭壁之上,苍莽而神圣,浮云在峰林间飘渺,霞光烧透了天空。

 

在大凳村,我们看到一个坐在篱巴墙边的老汉,头上盘着的发髻不偏不倚地结在头顶正中,黝黑的皮肤,褶皱的眼角,叼着烟嘴,深深地吸上一口,随着烟嘴的明灭,不紧不慢地吞云吐雾,周而复始,似在静思如烟往事。村民说,他就是寨中的“瑶王”。“瑶王”在瑶族社会历史发展中对文化的形成、发展与传承中起重要的作用。在瑶民眼中,瑶王具有一定的威望,诸如家庭矛盾或民事纠纷,大家都会遵从他的裁决。但其实平日里,他是做农活挣钱的农民,为生计发愁的普通人,他所处的境遇跟大多数人都差得多。虽然年老,但家里的很多农活都需要他亲力亲为。跟人闲谈时,偶尔他会淡淡一笑。日子的清贫并未阻挡他前进的脚步,创造未来美好的生活就是他有生之年的奋斗之歌。

 

离开大凳村,我们来到六巷乡乡府所在地,深山老林中,有个玲珑美丽的乡政府,然而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”,你能想到的办事机构都能在这里找到。驻地设有旅社、餐馆、商店以及灯光球场等配套设施。球场边的标语写着:“海拔高,运动的热情更高!”

 

敬畏古树护山青

 

门头村坐落在大山的环抱中,寨屋依山傍坡,密密匝匝,次第登高,粗犷而简朴,往往是前面房子的屋顶和后面房子的地面等高。其间有一条走廊过道,横巷曲道,就地取材,以石块铺路,把各家各户串连起来,形成格局,充满神秘色彩。全村有47280多人,可查建寨历史已达300余年。寨子由寨门、民居及老树林组成。一如瑶族的缩影,记录着花蓝瑶家的远古和现在,漫山遍岭的老树林标志着这里的历史与原生。

 

门头村寨门外有一块石碑,铭文曰:“做善积福,毁木霸地;作恶遭祸,天地有眼,会有报应。光绪七年土地神公吉日立。42户人家共同约定。”这是门头村祖宗古训的石牌,意为村人要做善事保护好树林,大家才有好日子过。立碑迄今已有130多年。

 

石碑立于村寨门口,村民进进出出都能看到,以便共同遵守。他们认为,天地万物皆有神明,树木也不例外,特别是山中古木,历经风吹雨打,依然长青不朽,当地村民相信定有树神护佑,树神似光、似水、似空气,无所不在,因而对树木和山林敬护有加,才让今天的门头村瑶寨山前山后古木参天,蔚然成林。

 

村民若是要修建公共设施或是做长鼓需要砍树时,木匠必先带上酒肉,对大树烧香膜拜,敬告砍树原因,祈祷树神原谅,然后绕树走三圈,告诉树木,只砍此株,其余不再惊扰。

 

村民有一种习俗,但凡自己的孩子面黄肌瘦、身体欠佳时,父母就会选择吉日良辰,备上酒肉菜,带上孩子,去到大树下焚香贴符,认大树为契娘,他们相信大树能帮孩子祛病消灾,健康成长。

 

山林郁郁葱葱,总有参天老树。据悉,全广西最大的三株杉树王全都在金秀境内,其中,在门头村的一株杉树王,树高约50米,要5个成人才能环抱。村寨周边,100岁以上的古树就有100多株。在高大茂密的老树林中,逆光之下群蜂飞舞,山雀在高枝上梳理羽毛,啄食昆虫,啾啾鸣唱。

 

生态决定心态,敬畏涵养生机。门头瑶寨坐落在半山腰上,海拔800多米,坡度不小于60度,如果没有树林的保护,就会发生滑坡或泥石流灾害。青山绿水是世代瑶民的聚居地,这里成片的森林是山区最大的水源林,山涧清泉汇入江河,恩泽着山外的城市与村庄,成为更多人共同的美好生态家园。

 

文艺表演送欢笑

 

门头的寨门是一座青砖砌成的楼门,很具历史感。楼门外有一处草坪,一帮寨上老人聚此闲坐。当文艺家上前招呼时,其中一位年逾九旬的老者,开口以歌问候,他唱道:

 

有歌就把歌来唱,无歌就把话来谈,再过几年大家老,龙归大海虎归山。老者唱的是象州中平腔。想不到大山里这样一个耄耋老人竟是唱法娴熟的歌手,大家唏嘘不已。老者撩歌,正中艺术家下怀,立即放马亮起歌喉,双方一唱一答,气氛起伏跌宕,几十回合下来,太阳西下,正当我们准备离开之际,老者满脸不舍,他唱道:

 

远方朋友莫要急,太阳刚刚落西山;太阳落下月亮起,月亮落下天又光……

 

当晚,六巷乡灯光球场灯火通明,文艺家要和瑶族歌王在这里同台演出,吸引不少居民前来观看。晚会在热烈的掌声中开场,但见瑶妹身着盛装,浑身花团锦簇,优雅端庄。文艺家们一个个精神抖擞,闪亮登场。演出的节目有独唱、诗朗诵及山歌对唱等。歌舞晚会气氛活跃,欢笑声不断,直到最后一曲终了,观众兴犹未尽。

 

这次走访六巷,一路欣赏风光,感受当地瑶胞的友善与自由和谐的生存环境,有很多始料未及的惊喜,也有很多浮光掠影的惋惜。六巷乡是旅游人文胜地,任何来访者,都是匆匆过客。世居大山的瑶民,他们的生活方式、民风民俗、服饰文化深厚而内敛,散发着独特的魅力,但也在慢慢消失。告别之际,我们祝福他们一切都好,始终在百里瑶山之中绽放自己的秀美。

 

文章录入:huanghc    责任编辑:huanghc 
免责声明: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!!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,仅为提供更多信息。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删除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。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网友评论(只显示最新5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  
    主办单位:广西来宾市地方志办公室 邮政编码:546100
    技术支持:来宾党建